农村创业点子欢迎你的访问!

农村创业点子

农村创业点子 > 创业点子 >

“适婚年龄该结婚,过了平均寿命是不是该去死

来源: 农村创业点子 时间:2020-06-19 09:07

「剩女」一词最早出自于2006年《时尚 Cosmo》的一期杂志。

封面的标题就是《欢迎来到剩女时代》,用以形容超过社会一般认为的适婚年龄,但仍未结婚的女性。而后又被收录到2007年由教育部发布的《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(2006)》中,成为171个汉语新词语之一。

在中国,普遍意义上的「剩女」年龄线是27岁,大于年龄者依次被划分为「圣斗士」、「必胜(剩)客」、「斗战胜(剩)佛」、「齐天大圣(剩)」。尽管十多年过去了,这个词的使用率和热度一直居高不下,它定义、困顿着每一位中国大龄单身女性。

「剩女」距离幸福究竟有多远?

时下,一场关于爱情与婚姻的探讨正在热剧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中展开,三位「剩女」的故事,直击每个单身女性的心灵困境——

A 多年未见的初恋要不要情缘再续?

B 恋爱即结婚的经济适用男要不要嫁?

C 暗恋有没有错?

D 年下恋靠不靠谱?

E 年龄该不该成为婚姻的阻碍?

迎着世俗的眼光,那些寻找爱的过程,露骨般现实和讽刺。在婚恋市场,无论受过多好的教育,人品多么端正,性格多么平易,都最终会被「年龄,外貌,生孩子」这三把大尺卡得死死的。30+的女性不结婚就低人一等吗?伤痕累累过后,她们用经历告诉每一个不完美的个体——要如何在爱的关系里认清自己?

正如剧中一句台词所言“离婚的主要原因,是因为结婚。”那么,与其离婚冷静,不如冷静结婚。

真实的她们和我们

剧中选择的三位主角非常有代表性。

程璐(童瑶饰):上海女孩,本硕连读,编剧,职业上出道即巅峰,颜值上等,独立有主见。34岁,单身未婚。

田蕾(陈数饰):知名律师事务所二级合伙人,职场精英,自购上海二环地铁沿线房产,自律勤奋。34岁,单身未婚。

丁诗雅(许芳铱饰):美容院老板,性格温和,长相出众,无房有车。30岁,单身未婚。

乍看之下,这三位代表的都是优秀女性,然而以中国传统择偶标准审视,却又算不上理想的结婚对象。

首先,职业高危。编剧,自由职业者,散漫多思,常年与娱乐圈打交道,工作环境浮躁神秘,作息颠倒不规律;律师,工作压力大,同行竞争激烈,常态化出差加班,心思缜密严谨,擅于以法律标准解决一切问题;美容院老板,服务行业,工作环境闭塞单一,常年倒休加班。

其次,收入不菲。生活质量上乘、衣食无忧、车房自备,易造成男性配偶压力。

最后,高知智慧,自主独立。三位皆受到过良好的高等教育,且在各自职场小有成就,自然不甘于相夫教子。

职场内与异性接触概率小,职场外相亲条件不吃香,甚至存在「工作不稳定」「过于强势」「难以照顾家庭」等大众普遍「有色」认知,也间接造成了她们被动「剩下」的原因。而这些现实问题,代表着当下生活中绝大多数大龄优秀单身女性的境遇。

「剩女」看似一类人,细品,又各不相同。

对于程璐来说,她的「剩」是因为「追求」。她并不是不愿意结婚,也不排斥老土的相亲,甚至不惜成为女性婚恋课题的研究对象,向心理学教授讨教恋爱招数。她尝试着接纳不同类型的男性,可惜那些「桃花」只是看起来很美。

婚姻之于田蕾,永远不会放在人生排序的首位。她衡量一件事情有着近乎严苛的价值观——从利益出发它要不要做,从风险出发它该不该搏,从能力出发它该不该干。所以,她认为,女人放弃婚姻是迈向成功的捷径。

丁诗雅的「被剩」,源于她对爱情的执念。在一段不明朗的两性关系中,她默默付出,默默等待,得知暗恋对象已婚的事实真相后,已错失了六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。

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中的女主们,性格各异,优缺点明显,她们既不是高富美,也非傻白甜,遭遇的困惑真实而具有普遍意义,仿若生活中为爱迷茫的你我。这种大胆打破常规的不完美人设,反而提升了人物的立体感和贴近性。

以女性角色为主线的剧情,并没有贬损或弱化男性角色的意思。无论是大学教授、富二代,还是精英律师、金融男、海归,皆属于婚恋市场的优质群体。而社会心理学教授魏书的人物设定,从中立的视角反射出「剩女」尴尬的社会处境,客观且有说服力。

那些爱的成长与困惑

结婚率低,全球性蔓延。

为什么到了中国,就成了非常受关注的社会问题,并且产生「剩女」这个专属词。那是因为,在几乎所有人的观念中,都把「婚姻」当做人生的一个「必经」阶段,这让婚姻成了一个必考题,而不是选择题。

剧中有两场戏太过真实。

一场是,程璐听从魏书建议,去参加8分钟约会,结果换来了一万点暴击。与她搭讪的男性,先是攻击编剧的职业没有五险一金,批判国产剧质量差水准低,随后又讽刺程璐年龄大,语言间的蔑视与看到货架上一瓶临近保质期的罐头并无区别。正如程璐事后对魏书坦言,一句大龄剩女,把她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部抹杀。

另一场是程璐拒绝李文杰逼婚,对方劝她多考虑的理由是“你都快35了,除了我以外,谁还敢追你?你在上海内环有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,有一个上海户口,综合分也就是一个及格。”当婚姻成为明码标价的商品,被当做一场交易,程璐失望地回怼道“我不是结不了婚,我是不想和你结。”

大多数时候,人们把「剩女」习惯归类为「恨嫁一族」,因为「恨嫁」,进而变得「廉价」。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抛出了四类情感现象,以探讨的姿态回应了很多大龄女性的情感困惑。

A.错过的初恋该不该挽回?

初恋,爱情里最纯粹的开始,又多伴苦涩的结局。有的人会因为初恋受挫,选择终身不婚。

剧中的程璐,大学时代喜欢上了同班同学李蔚皓,表白那天,错将情书放在了别人的书里,两人遗憾错过。再相见时,已是毕业十年之后,面对海外归来的李蔚皓,程璐爱火重燃。然而,曾经埋藏心中的点点好感,被各自不同的成长背景横亘其间,早已丢失了最初的味道,成了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尽管程璐鼓足勇气示爱,李蔚皓还是选择了拒绝。两人终究没能前缘再续,止步于朋友身份。

B.恋爱即结婚的经济适用男要不要嫁?

某种意义上,李文杰的出现,是程璐遇到过的最适合的结婚对象。

年薪70万,外形上等,社交面广,擅长追女人的一切惯用套路。他有明确的目的性,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。所以,他急切地、按部就班地、不顾对方想法地执行着自己的计划,从搭讪约饭,请假陪出差,到雇群演当众表白,携母约会逼婚,李文杰之所以敢步步紧逼,正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看清了大龄女性恨嫁的软肋。

在要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的摇摆中,程璐最终选择忠于内心,不臣服于物质,果断拒绝了李文杰。

C.暗恋有没有错?

世界上最惨烈的一种爱情,莫过于心上人结婚了,新娘不是你。

剧中,丁诗雅爱上了美容院的投资人林中信,对方不幸丧偶旅居海外。分隔两地,丁诗雅默默守候,一边尽心尽力打理店面,一边等待心上人归来。

她相信,时间会抚平创伤,林中信表白是早晚的事。然而,六年过后,丁诗雅等来的却是林中信已经再婚的消息。她追问对方,“到底有没有爱过我?”得来的答案是,“爱过。但对我来说,人生不是只有爱情,事业才是我在乎的。”

D.年下恋靠不靠谱?

在工作中,程璐遇到了96年出生的小哈,对方的猛烈追求下,两人走入了一场年下恋。十岁的年龄差,是成长背景、生活习惯、价值观念不可逾越的鸿沟。程璐极力配合小哈的喜好,吃宵夜玩游戏,小哈也勉强看着完全无感的怀旧演唱会。虽然两人的爱情不乏肉麻桥段,但是又能一味地迁就多久呢?

村上春树说过,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同理,不是所有的人「相遇」或是「合适」都能成就一段美满的婚姻。漫长的人生,能携手共度的那个人,一定是三观相近,志趣相投,为爱而来。

讨巧和幽默的批判

一个「剩」字,彰显了居高临下的态度。

没结婚的,是「被挑剩下的」残次品。结了婚的,则是「被选中的」胜利者。这样的价值观念,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是持批判态度的。而批判的方式又极其讨巧和幽默,借由不断的金句台词来表达观点。

剧集开篇,三位女性已明确阐述了各自的爱情观。

“如果一段爱情全靠钱撑着,那跟进ICU有什么区别呢?虽然长得帅不能当饭吃,但是长得太丑了,也让人吃不下饭吧。”

“我最讨厌有一种男人动不动就说:女人永远是对的,这句话什么意思啊?这句话从本质上表明,社会上大部分男人都会蛮不讲理的认为,绝大多数的女人是蛮不讲理的。”

“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,我最喜欢的是成功,而女人放弃婚姻,是迈向成功的捷径。”

随着剧情的推进,程璐遇到了大学时代的初恋李蔚皓和经济适用男李文杰,两段无疾而终的感情,让她对婚恋问题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。

“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白头到老,有的人适合陪伴,有的人适合在一起生活,还有的人值得怀念。”

“不是结婚不重要,而是太重要了,因为太重要,所以万万不能凑合,不能将就,不能随波逐流,而是要坚定,要等待,要更加的相信。”

剧中,对爱情参悟最为透彻的田蕾,对闺蜜们遭遇的“形式主义”爱情、“道德绑架”式爱情提出了直戳本质的看法。

“当众表白就是强人所难,那不是浪漫,那是愚蠢的热情,我要是你,掉头就走。”

“人和人之间,如果有长久舒适的关系,靠的是共性和吸引,不是像你现在这个样子,一味地付出,道德式的自我感动。”

不局限于爱情,剧中还有许多对社会现象的拷问。

“你愿意把婚姻当做一场交易,也请接受等价交换的市场法则,你要是愿意把自己明码标价放在婚恋市场,请你先知道,自己几斤几两,如果没有资本溢价的话,为何指望别人出高价收购。”

“为什么过了适婚年龄,就一定要结婚呢?照您的说法,是不是过了平均寿命,人就该去死了呢!”

“自己的婚姻都过得乱七八糟的,还对别人的感情指手画脚。”

那些关于人生、事业的探讨,却又充满了积极态度。

“每个人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意识到,放弃自我意识和毫无必要的自尊心之后,人生会轻松很多,可即使代价惨重,千夫所指,只要还活着,我就需要这自尊心的如影相随。”

没有刻板的说教,这些充满哲理的话语融入剧情之中,潜移默化输出正向的爱情观、价值观、婚姻观,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以“润物细无声”的处理方式,在一众主题先行的都市情感剧中,呈现出不张扬的高级感,直击观众内心,产生价值观念的认同和共情。

引人深思的婚姻拷问

很多时候,「剩女」的出现已超越了个人情感的界限,上升到家庭和社会问题。

在中国父母的观念中,只有子女结婚生子,才算完成人生大事,否则不结婚的幸福都不是幸福。催婚,几乎伴随着每一位大龄不婚女性的日常,无论是当面拷问,还是电话微信里的旁敲侧击,那种令人尴尬而窒息的场面,都足以摧毁一个人追求真爱的坚强意志。

独立自信的田蕾,也不得不为了应付父母粗暴的干涉,而选择「雇佣男友」。

她带着假男友徐海峰为父亲祝寿,席间发生种种不快。在父亲的眼中,只有结婚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女人,相夫教子才符合一个女性正常的人生轨迹。即便田蕾升职成为律所二级合伙人,并打赢了一场跨国知识产权纠纷案,换来的只有父亲一句“女人要事业有什么用啊!”

以一种绝对的权威凌驾于子女意愿之上的,还有田蕾的母亲。尽管她自己的婚姻都以失败收场,见到女儿第一面,仍然逼问“你们俩哪天领证?”

移步社会,大龄女性面对的环境同样残酷。

“一个三十多岁不结婚的女人,一定是有问题的。”

“有一种罪犯,专挑单身女性下手。”

“你也不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,哪个男人愿意多看你两眼?”

“读硕士,没用。和你年龄一样大的,孩子都抱身上了。”

一边是亲情绑架和社会压力,另一边则是努力追求自我的独立生活。闺蜜谈心,同学聚会,运动健身、购物美容,没有爱情和婚姻又怎样?大龄单身女性依然可以活出精彩。

在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中,直观呈现了「剩女」的AB两面,引人深思。婚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?结婚与不结婚,早与晚,跟什么样的人结婚,与幸不幸福有必然关联吗?父母和兄弟姐妹,就有权利以亲情的名义绑架一个人选择人生的意愿吗?

就像有位哲学家说的那样,一开始,我以为世上最不幸的事情是孤独终老,可直到后来,我才发现错了,因为世上最不幸的事情,并不是孤独终老,而是和一个让你感到孤独的人,过一辈子。

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正是借由三位女性的情感故事,上演一出「反剩女」现实大戏。它告诉所有女性,没有人是被剩下的,婚姻永远要以爱为前提,不要为了迎合世俗的期待,降低对另一半的要求去迈入婚姻的门槛。

这,也该成为全社会的认知。

结语

婚姻,繁衍,都是人生的一种路径。

不是唯一,也非必然。

既不是责任,更不是义务。

可喜的是,《谁说我结不了婚》道出了所有女性在面对婚姻问题时应该保有的一份野心:

是啊,我就要这样,为什么不可以?

——END——

  • 农村创业点子
热门资讯